Tue, January 16 2018 11月30日
 

九合一選舉 11/24投票

 
 
 
 
 

四面楚歌下的習近平<下> ◎洪博學

 

是老共預先驅離外地低端人口主因,在失業勞工沒飯吃之前,先讓他們回到家鄉,至少不會留在城市周邊,製造事端。但是,更令人擔心的是,中高端人口組織慈善會,企圖關心低端被驅離者,也被政府嚴格打壓,老共把中高端人口隔離出來,製造事件的局外人,並對這些人貼上錯誤的「溫情主義」標籤,許多人不禁感嘆:毛左時代回來了。

中國雖然還打腫臉說:今年經濟成長維持6.9%,但是,海外人民幣連續下跌,上海深圳股票已經跌停一周,這一波經濟大調整,所引發的經濟風暴,勢必引起更大的資金出走潮,中國如何收場,至今尚未定調。

房市破滅在即,樓市接盤俠,早已退避三舍,旅美中國經濟學家謝田,在最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談到中國經濟說:市場隱性通膨已經形成,有錢人的錢,不值錢,沒錢人卻覺得錢不夠用。以北上廣深四大都會的消費來看,平均工資落在6000人民幣「台幣3萬」,剛好可以養一個人,為了安撫下崗人口,國務院最近公布退休養老金為每月4,000人民幣,這是指城市戶口,目前,中國老人人口逼近兩億人,一半在農村,城市老人確實比農村幸福,有各種醫療福利,但是,農村戶口老人所領的低保,從最早的300元到2015年,已經調整到1000元人民幣,在偏遠地區,勉強吃飯可以,要看病就有困難了。

去年,北京人民醫院發生一件「醫鬧事件」,一名河北來的老人,帶著罹患特殊疾病的孫子看診,一個月排不上掛號,花光積蓄,情急之下,用刀刺殺醫生,每年,中國這類醫鬧事件,超過5萬件,以致於造成學醫科,成為大學生畏途,所以,中國醫院才會以高薪,引誘台灣醫生赴中國上班。根據統計:中國社保基金,在2013年還盈餘800億,但是到2016年,已經不足1800億,如果再提高退休金到每月4000元,恐怕社保基金更無法負荷。

過去,立場親中的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認為:中國經濟前途穩定看好,最近卻一反常態,看衰中國,認為19大後,這一次危機,跟過去不一樣,銀行和地方債務沉重如山,中國除了加印鈔票以外,已經沒有招數,但是,鈔票印太多,風險後果,更難以收拾。畢竟中國不是美國,習大王雖然不懂經濟,但是,不可亂印鈔票是知道的,他就算犯傻,也不會學習過去的國民黨,印鈔票印到自己倒台,最近,被視為習大王最強經濟顧問的劉鶴,也罕見沉默,難道中國經濟真的走到盡頭嗎?

美國包爾森研究所的中國通馬暘,在他所寫的《匱乏》一書中說:中國最危難的時候,被犧牲的就是低端人口,這些人,過去就是老共的死忠支持者,讓這些人回家,也只是打回原籍而已,至少鄉下不至於沒飯吃,馬暘認為:從毛澤東時代,靠著低端人口造反,拼命奪權,但是,老共這個政權一直存在著「城市偏向」,所謂城市偏向,就是所有政策福利,只討好知識份子和城市階級,因為這些人,比較難於洗腦和控制。

反而,低教育的農村人口,比較好騙,所以,從北京驅離事件中,看到那些低頭離開的人民,他們不認為老共不對,反而哀怨地自我反省: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自己命太差,老共看準低端人口心態,寧可得罪低端人口,也不會向中高產階級開刀。

馬暘形容:中國經濟就是「熊貓經濟」,一口氣吃空竹子,耗盡一切勞動力和資源,所堆積起來的經濟體,一但資源用完了,失去價值的農民,就會遭到拋棄。

習大王相信毛澤東,統治中國,最簡單快速的方法,就是把農民栓在土地上,需要農民打工時,只要在農民後面加一個工字,不需要的時候,8億農民就恢復身分,這批人還是最忠誠的老共信徒,有人會問:改革開放30年,資訊發達的今天,面對把人民當作寇讎對待的政權,中國底層老百姓,還是像綿羊一般溫順嗎?

根據統計:目前農民工有3億人,屬於來往城鄉之間的候鳥,尚未取得城市戶口前,身分也是農民,這裡面大約每100人有一個大學生,和過去普遍低教育,略有差別,所以對自身的權益爭取,不會如同過去表示沉默,老共當然也在測試這8億人口的底線,如果這次驅離行動,低端人口忍了下來,證明了用暴力手段,可以壓制防範,即將爆炸下崗浪潮,那麼,只要給8億人飯吃,中國就會超級穩定,中高端人口,也會高枕無憂。但是,接下來可以預期的是:失去這一大堆低薪人口的服務,北上廣深四個都會物價,肯定步步高升,到時候,不滿老共政府,將不是低端人口,而是中高端階級了,這就是所謂中產階級陷阱,因為找不到餐廳服務生端菜,也找不到洗腳師傅,而快遞小弟也落跑了,各種低端服務人員,都提早回鄉過年了,北京高端人口最冷冬天,即將到來。

如同何清漣在《中國潰而不崩》一書中所說:中國大亂鬥的時代來臨了,因為維持國家的四大因素:環境,道德底線,生存權利,三項已經遭破壞而崩潰,剩下用暴力治理,控制社會的政權還持續運作。問題是,這個以暴力控制的能力,也可能在人民失控下被推倒,但是,真正的懸念卻是中國會像蘇聯,和平解體嗎?或者會陷入更混亂時代?要記住:雪崩的時候,外表並沒有任何徵候,但是,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者。

蘇聯異議作家索忍尼津,獲得1971年諾貝爾文學獎時,發表了演說:「當共產黨謊言被戳穿時,他的暴力就會以各種方式公諸於世,最終,這個暴力黨,就會自行垮掉」,索忍尼津預言了蘇聯垮台,同樣在1989年,用武力鎮壓六四民運,逃過顛覆命運的中國,又苟活20幾年。

這一次,老共欺騙人民要推動扶貧政策,宣揚中國盛世將來到的同時,會善待貧困階級,要建立小康烏托邦社會,但是筆墨未乾,卻反過來對付低端人民,施以法西斯暴力,看來,中國謊言說盡,所謂盛世,已經走到盡頭了,而習大王如何從四面楚歌中脫身,則要看他的造化了。民報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