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 October 17 2017 8月28日
 

老蔣日記證救國團是老K附隨組織

 
 
 
 
 

政策正確但人民演錯角色 ◎陳茂雄

 


正常的民主國家改革會成功,因為既得利益者只是少數,改革會受到多數人支持。在台灣改革會受到既得利益者抵制,而佔多數的非既得利益者只扮演旁觀者,改革因而受創,多數台灣人並不自認為是國家的主人,不關心公共政策。


若是政府的特定政策受到多數人的肯定,對施政滿意度就會加分,若是多數政策受到多數人的肯定,就會累積高分的施政滿意度。相對的,若是多數政策只有少數人支持,施政滿意度就會重挫。新政府上台後的第一年,每一項政策幾乎都是支持者比反對的多,照理說應該會累積加分而獲得很高的施政滿意度,只是事實正好相反,施政滿意度嚴重下挫。

一例一休及同性婚姻被稱為爭議性的議案,但別忘了,在修法前,一例一修只是企業界反對,其他人不是贊成就是沒意見,實施之後台灣人才發現資方、勞方、消費者都輸,大家都罵執政黨,就沒有人想過,若是執政黨當初只推出單純的周休二日,恐怕會被罵翻了,就沒有人會認定當初的政策是依循主流民意修訂的。同性婚姻方面,當初的民調是贊成的人比反對的多,多數人沒有意見,執政黨推出該法案對施政滿意度應該加分才對,事實上卻是扣分。

贊成軍公教年金改革的民眾超過七成,推動年金改革照理說應該大幅度的提升施政滿意度才對,事實上卻是下挫。綜合新政府的各項政策,幾乎都是贊成的比反對的多,可是施政滿意度卻嚴重下挫。若不是中國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及二0一六年大選「倒店」,到現在還不能順利開張,民進黨應該會再度失去政權,若不是中國國民黨的中國勢力及地方派系還不能和解,二00年的大選,民進黨恐怕會失去政權。

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時,推動重大政策都做民調,而且政策的訂定都依循主流民意,他當時的聲望民調也都維持七成以上,因為市民肯定他的政策,依照他推動的政策,要連任市長應該易如反掌,只是選舉的結果卻是敗北。顯然的,多數台北市民肯定陳水扁的政策,未必就肯定他的人,到選舉時,選民另有決定投票行為的因素,諸如直接或間接交情、滿足成就感、政治意識、利益等等,與選民的直接利益無關的公共政策,其影響力則相當低。

支持軍公教年金改革的民眾超過七成,一般人認定年金改革對新政府的施政滿意度會提升,甚至於有利於蔡總統的連任,事實正好相反。綠營的迷失是只觀察深綠民眾的反應,事實上它會出現很大的誤差。很多軍公教及退休人員因年金改革而反新政府,而且積極影響他人,意圖促使民進黨下野。雖然多數非軍公教人員贊成年金改革,卻很少人會因為年金改革而由藍轉綠,顯然的,年金改革對執政黨的政治版圖扣分不少。

如美國等先進民主國家,推動改革者往往可以擴張政治版圖,像美國有些社會福利太過於浮濫,選舉時,總統候選人若提改革,往往會增加票源。既得利益者對改革者雖然會反彈,但非既得利益者卻會支持,而非既得利益者往往佔多數,造成改革者會增加票源。在台灣正好相反,改革者往往受創,反而政策賄選者會增加票源。台灣與美國一樣,既得利益者對改革都會反彈,所差的是美國等先進民主國家的非既得利益者會極力支持改革,台灣的非既得利益者雖然贊同改革,但不會因改革而左右其投票行為。

民主國家與獨裁國家最大的差別是後者的國家主人是獨裁者,人民只是獨裁者的僕人而已,只關心自己的直接利益,不管國家大事。民主國家的主人則是人民,選舉就代表國家主人將權力委託行政首長及民意代表來執行,所以公職人員只是國家主人的公僕而已。台灣雖然具備民主政治的架構,卻還未脫離以前獨裁統治年代的心態,沒有將自己當作國家主人,只留意自己的直接利益,不關心公共政策。像美國等先進民主國家是「真民主」,人民扮演國家主人,當然關心公共政策。台灣人雖然具備民主制度的架構,卻還未進入「真民主」,還處在「假民主」的階段,人民不認定自己就是國家主人,因而沒有將公共政策當作家務事。

一家公司的主人當然是股東,若是總經理將產品賤賣給特殊族群,這是一種弊端。若是新上任的總經理推動改革,取消賤賣的陋規,既得利益者當然會反彈,但非既得利益者的股東必定極力支持改革,並擁護扮演改革者的新任總經理。對於一般非既得利益者的顧客而言,雖然也會肯定新任的總經理,但不會特別支持他,因為事不關己,當然不會關心改革問題。

人民就是國家的主人,就像上述公司的股東一樣,奇妙的是台灣人還遺留以前獨裁統治年代的心態,並沒有將自已當作國家的主人,也就是沒有將自己當作上述公司的股東,而扮演一般顧客,對於改革無感,這是相當不正常的現象,造成新政府推動年金改革時,既得利益者會反彈,佔多數的非既得利益者雖然認同改革,卻沒有將它當作自己的事,也就是扮演上述公司的「顧客」,不是「股東」。

蔡團隊懂得訂定好的政策,卻不懂應用巧妙的政治手段,誤將扮演「顧客」的民眾當作「股東」,以為有七成民眾支持改革,年改就會圓滿,沒有思考那些「顧客」認同沒有用。而應該思考如何化解既得利益者的反撲,不要依賴扮演「顧客」的民眾。所以年金改革應該不分身分,訂定天花板(月退休金的上限),天花板底下就不要動,而由年金的盈虧推算天花板的高低,如此聯合多數的基層既得利益者改革少數的高階人員,當然可以消除衝擊。

談政策,新政府可以獲得高分;談政治手段,恐怕還要補習。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