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 October 17 2017 8月28日
 

老蔣日記證救國團是老K附隨組織

 
 
 
 
 

院士設陷阱 媒體跳坑? ◎吳海瑞

 

中研院日前舉行「臺灣經濟競爭與成長策略政策建議」記者會,聯合報以《三隻經濟黑手 台灣再陷失落的十年》頭條報導(https://udn.com/news/story/7238/2742247),另些媒體則引用發表人之一王平院士的談話,以《台灣恐落入「中所得陷阱」》、《深陷在「中所得陷阱」中的台灣?》大作文章。

所謂「中所得(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個國家的人均收入達到世界中等水平之後(約為一萬美元),若因工資上漲等成本因素,相對競爭對手不利,而又未及時進行產業升級時,成長將會停滯。

根據IMF的統計,台灣二○一六年的人均GDP是二.二五萬美元,韓國是二.七五萬美元,中國僅八千一百美元。中國會不會陷入中所得陷阱,一直是中國經濟學家所擔憂和論辯的。中研院院士朱雲漢評論《中國大陸掉進中等收入陷阱?》(天下雜誌五六六期),曾談到日本與東亞四小龍,是少數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幸運兒(按,台、韓人均GDP分別在一九九二、一九九四年超過一萬美元)。以此來看王平用「中所得陷阱」論台灣處境,頗有危言聳聽的味道。

今年四月十七日,日經新聞網《韓國和台灣快要掉進「高所得陷阱」》評論指出:台灣與南韓在一九八○年代後期至九○年代初期實現了政治民主化,轉向提高附加價值的經濟,發展半導體等高科技產業,順利避開了「中所得陷阱」。不過,兩國接下來可能因為高大學升學率(日本五十%,韓國七十%,台灣九十%以上)和高齡化,而面臨所謂「高所得陷阱」的成長停滯。

作者認為最佳解決之道唯有技術革新來提高生產效率,但這是最難做到的。因為在達到中等收入之前還能參考高收入國家或地區的成長模式,而到了高收入水平,就必須自主創造成長模式。從過去日本「失去的二十年」這一長期停滯期來看,韓國和台灣也正在步入不是政治領袖更迭、稍微運用政策手段就能確保經濟成長的時代。如果一直被中等收入的意識束縛,不管是誰成為政治領導者(台灣讀者應當可以解讀為不論是統派或獨派),都無法應對不斷逼近的高收入陷阱。

這段談話,比中研院的白皮書更受用,而記者會上批判台灣對中國過度保守是落入陷阱的三大黑手,其實官網上一百多頁的報告隻字未提,反倒論及面對紅色供應鏈崛起,應多方布局新興市場(如:印度、東南亞等),打造台灣的「彩色半導體生態」。

發表人脫「稿」(原報告)演出,另闢蹊徑談台灣陷入「中所得陷阱」,與這段日子以來,包含台積電與華邦電兩家公司各幾千億的投資,所逐漸建構起來的經濟信心,不知道是否有特別的關係?這個「陷阱」,恐怕才是閱聽人和蔡政府要小心的。

(作者為上市公司專業經理人)自由時報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