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October 20 2017 9月1日
 

不滿白人至上 布希歐巴馬同批川普

 
 
 
 
 

揹黑鍋的閣揆 ◎陳茂雄

 


依修憲前的政府體制,行政院長是內政的最高行政首長,可是修憲後閣揆已變成總統的幕僚長,林全就扮演典型總統的幕僚長,秉承總統的意見推動各項政策,綠營卻將民意支持度不佳的責任推給林全,使他扮演揹黑鍋的行政院長。


在總統大選期間,蔡英文有超高人氣,可是自從執政後,民意支持度一直下滑,到執政周年時甚至於腰斬,逼得小英總統換將,請賴清德接行政院長,規劃由賴清德的高人氣拉抬新政府的民調。不過綠營有不少人將新政府人氣低迷的責任推給林全,這也相當不公平。

「政策」與「政治」是兩碼事,人民是國家的主人,無論是行政首長或是民意代表,都是受國家主人的委託來推動行政或立法業務,所以執政者依循主流民意來訂定政策就是好「政策」,可是好政策卻常常使執政者受創,這是「政治」問題,無關「政策」。例如在總統大選前,贊成同性婚姻的人略多於反對者,而大部分人沒有意見,蔡團隊基於主流民意及人權觀念,將婚姻平權列入政策白皮書內,後來的變化卻出乎蔡團隊意料之外。

民進黨執政之後,該黨立委提出婚姻平權的議案,卻引起軒然大波。最奇妙的,時代力量全黨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不只自己提案,還幫民進黨的提案聯署,可是反同性婚姻者全力攻擊民進黨,時代力量部分只抨擊黃國昌。還有更奇妙的,原來贊成同性婚姻的民調略高於反對者,可是在立法院發生衝突後卻出現大翻轉,反對者遠高於贊成者,讓民進黨滿頭霧水。

蔡團隊將婚姻平權列入政策白皮書時,只考慮「政策」需要依循主流民意,卻沒有考慮到「政治」手段問題,當初民調贊成同性婚姻者絕大部分不是同志的當事人,他們雖然贊成,但不會積極捍衛,反對同性婚姻者都是異性婚姻的當事人,尤其是贊成同性婚姻者主張修改民法時,連不表示意見的人都積極加入反對行列。顯然的,蔡團隊不是政策不佳,而是政治敏感度不足。

有一件耐人尋味的事,蔡政府的政策在訂定的初期都是贊成者比反對的人多,也就是都依循主流民意訂定政策,依正常的民主國家,政府的施政滿意度應該會相當高,事實卻相反,蔡團隊有心推動好政策,只是民眾並不起共鳴,主要的原因是蔡團隊的政治敏感度不足,可是綠營卻將責任推給林全,這相當不公平。

修憲前總統任命行政院長要經過立法院同意,總統發布命令及公布法律要行政院長副署,當年的李總統任命郝柏村為行政院長,有一項人事命令(將領升等)郝柏村不副署,行政命令因而不能發布,升等案也胎死腹中。那時候的行政院長是內政的最高行政首長,獨立行使職權,內政方面的成敗,當然由行政院長負責。

修憲後總統獨立任免行政院長,立法院不能過問,行政院長也沒有副署權,所以行政院長已經不是內政的最高行政首長,而是總統的幕僚長,總統的幕僚長有兩位,一位是行政院長,另一位則是總統府秘書長,後者是總統府行政業務的總指揮,並扮演總統與外界的溝通橋樑,行政院長則秉承總統的意見推動行政業務。

依照往例,新閣揆上任的重頭戲就是組閣,因為行政院長雖然變成總統的幕僚長,但還會沿襲以前的習性,由行政院長推薦部會首長請總統任命,若是新政府的部會首長大部分由林全任命,這一次換閣揆,當然會換掉大批部會首長,可是並非如此,除了少數幾位部會首長因特殊原因被換掉外,其他都暫時保留,代表當初部會首長的任命,是由總統主導,林全還是謹守幕僚長的分寸。

蔡政府還是依循競選時的政策白皮書訂定政策,行政院及各部會也是依循既定政策施政。綠營有些人對林全不滿意,說他拖垮新政府,問題是沒有人能提出哪一項政策是林全所推出?事實上有時候林全介入政策的深度還不如政務委員,總統常直接指揮負責特定政策的政務委員。

若依以前的憲政體制,行政院長是內政的最高行政首長,總統不適合直接指揮政務委員,而是要透過行政院長。現在的體制,行政院長扮演總統的幕僚長,總統可以透過行政院長指揮政務委員與部會首長,但也可以親自指揮,蔡總統直接指揮跨部會政務委員是常出現的現象。林全謹守幕僚長的分寸,兩個管道他都能接受,綠營不應該埋怨林全。

也有綠營人士不喜歡林全的理由是因為他是「老藍男」,這也是很奇怪的想法,綠營有幾個人不是從藍營轉過來的?若將來自藍營的民進黨支持者趕離綠營,那民進黨的政治版圖只有新黨那麼大而已。第一代的民進黨支持者就像新黨一樣,純粹是政治意識的聚合。後來政治版圖所以會擴大,就是有很多藍營支持者轉到綠營來,既然絕大部分支持者來自藍營,為何單獨排斥林全?

目前電視名嘴要找一個純種綠營的人相當難,絕大部分是由藍轉綠,綠營民眾對這些人不只不排斥,還將他們當作超級明星。奇怪,媒體人可以由藍轉綠,為何政壇就不可以。林全與那些由藍轉綠的名嘴之差別只是由藍轉綠的名嘴靠罵中國或中國國民黨吃飯,林全則靠行政院長的薪資吃飯,這個差別很重要嗎?世界上有哪一個國家的元首幕僚長是靠罵政敵吃飯的?

林全不是出身選將,當然沒有賴清德的魅力,也沒有那份能耐拉拔蔡政府的民調,但也不是由他拖垮蔡政府的施政滿意度,民進黨政府的困境是有其他因素所造成,不宜由他承擔責任。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